人民幣兌換

關於部落格
人民幣兌換
  • 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肝腫瘤太大可分期切除


  □記者李曉敏實習生陳志翼文記者平偉實習生鄭允浩攝影
  本報訊聽說過分期付款,聽說過分期切肝嗎?這個還真有!昨天,記者獲悉,在鄭州人民醫院內,我省首例ALPPS術(二步肝切除術)完成,43歲的晚期肝癌患者牛女士“死裡逃生”。
  昨天上午,在醫院病房內,牛女士正斜躺在病床上看電視。牛女士的丈夫劉先生提起這次經歷,忍不住落淚,不過,他說,這次是因為喜悅。
  分期切肝,給“好肝”成長的機會
  今年43歲的牛女士,是周口淮陽縣的農民,丈夫常年在廣州打工。今年11月份,牛女士感覺右下腹疼痛。到廣州一家大醫院一檢查,發現是肝腫瘤晚期,而且醫生告訴他,肝腫瘤面積很大,沒辦法手術了。
  “不能等死啊。”一番痛苦後,劉先生開始四處打聽,為愛人尋找活命的機會。
  經人介紹,劉先生帶著愛人趕到了鄭州人民醫院肝臟移植、肝膽胰腺外科。
  “情況確實很嚴重。”該院副院長、肝臟移植專家陳國勇說,通過進一步檢查,他發現,牛女士肝臟上的腫瘤呈多發性,而且肝髒的大部分已經被腫瘤所侵犯。
  陳國勇介紹,目前臨床根治肝癌的辦法有兩個,一是傳統的切肝手術,把有癌細胞的肝臟部分切掉,留下健康的部分;二是進行肝臟移植手術,直接用一個健康的肝臟替換。
  但是,肝移植需要“肝源”,這很稀缺,而且費用昂貴。根據牛女士的家庭經濟條件、手術情況分析等綜合考慮,比較適合肝臟腫瘤切除手術。
  然後問題來了。
  肝臟腫瘤切除手術需要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切除後剩餘肝臟體積不能少於40%。如果剩餘的部分體積過小,就無法維持身體的需要,術後可能出現肝功能衰竭導致死亡。
  多項檢查顯示,牛女士所餘的健康肝臟僅有280克,不到正常肝髒的1/4。怎麼辦?
  多方會診後,陳國勇決定挑戰一項新技術:分期切肝,先將壞肝、腫瘤和健康肝臟分離開,給健康肝臟生長的機會,然後再將腫瘤切除掉。
  這項技術最早是2007年,德國HansSchlitt教授首創,名字叫聯合肝臟離斷和門靜脈結扎的“二步肝切除術”,簡稱ALPPS。
  河南首例此類手術,全國不超過10例
  方案制訂後,手術便開始實施。12月2日上午,牛女士被推進手術室,進行第一次手術。
  打開牛女士腹腔,直視肝臟,陳國勇發現,腫瘤的情況比當初檢查時還要嚴重,牛女士的肝臟已經出現肝硬化,腫瘤不僅遍佈右肝的大部分,而且已經侵及左肝的外葉。要把腫瘤完整地切除下來,需切除四分之三還要多的肝臟,包括整個右肝和左肝的內葉等。
  瞭解完整體情況後,陳國勇開始細緻準確地“劈肝”,即把肝髒的腫瘤部分和健康部分分離開,然後將供應肝腫瘤的大血管“結扎”,阻斷它的營養來源。4個小時後,手術結束。
  在陳國勇看來,“二步肝切除術”的難點在於第一次手術,因為要預防術後膽漏、出血、腹腔感染等情況。
  一切很順利。半個月後,牛女士第二次被推進手術室。
  再次打開腹腔後,陳國勇欣喜地發現,由於沒了肝腫瘤的拖累,健康肝臟快速成長,“劈開後,剩下的健康肝臟從280克長到了700克。”
  由於一期手術恢復很好,沒有出現腹腔粘連等併發症,這次,用了3個小時,陳國勇便將上次已經分離開來的腫瘤完整切除。切下的腫瘤一稱:2.5公斤。
  “手術兩天后,就可以下地活動了,真的很感謝醫院。”昨天上午,斜躺在病床上,牛女士滿面笑容。
  陳國勇介紹,ALPPS是當代肝臟腫瘤一種最新的手術方式,能給晚期巨大肝癌患者提供一次重生的機會。目前全球僅有100餘例的成功案例,國內實施不足10例。此次手術,在河南省尚屬首例。
  第一次手術
  將肝腫瘤和好肝分離扎住肝腫瘤的血管阻斷其營養來源
  等待半個月讓好肝快速成長
  第二次手術
  將已經分離開的腫瘤完整切除  (原標題:肝腫瘤太大可分期切除)
繼續閱讀

海協會會長陳德銘參訪臺東 稱贊部落團結


  中新網12月13日電 據臺灣“中央社”報道,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德銘今天(13日)參訪臺東排灣族部落,他說,原住民部落的團結很重要,臺灣在這部分做的最好,兩岸可以多交流。
  海峽兩岸關係協會經貿參訪團上午參訪臺東金峰鄉嘉蘭村莫拉克永久屋,瞭解排灣族在莫拉克風災5年後,迅速重生的精神。
  陳德銘說,原住民部落一直在縮小,部落的團結很重要,臺灣在這部分做的最好;大陸也有相同問題,大陸也用很多方法保持大家團結,最重要是要用寬容的心,真愛的奉獻,這方面兩岸可以多交流。
  陳德銘舉例,莫拉克重創臺灣,當時海協會也出了一點小小的力量;汶川大地震時,嘉蘭村的排灣族人也到汶川幫忙,這樣部落和民族的團結,更進一步驗證“我們一家人,血濃於水的感情”。
  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也表示,兩岸同胞同根,不管面對任何災難,都展現頑強和百折不撓的奮鬥精神,“足可見證海峽兩岸中華民族一家親、血濃於水”。
  海協會經貿參訪團今天中午結束臺東2天1夜的參訪活動,隨即前往屏東。  (原標題:海協會會長陳德銘參訪臺東 稱贊部落團結)
繼續閱讀

武術家示範招式 兵器貌似抓癢“不求人”(圖)


林昌湘(左)手持貌似抓癢“不求人”的“虎爪”,可攻擊對手手腕、頸部等要害。圖:臺灣《聯合報》
  中新網12月8日電 據臺灣《聯合報》報道,臺灣新北市古跡“林本源園邸”昨天有場別開生面的“兵器十八般”講座,臺北道生中國兵器博物館館長林昌湘率領子弟兵逐一示範桿子鞭、虎爪、藤盾等平常少見的兵器,招式打來虎虎生風。
  林昌湘習武31年,也是臺北青島武館館長,擅長螳螂拳外,也熱愛收集兵器,研究兵器設計背後的應用戰略、內涵等各種故事,這次他提供160件大小兵器在林本源園邸的定靜堂展出至2月1日,昨天他現場示範兵器對招,讓圍觀民眾看得驚呼連連。
  林昌湘先秀出桿子鞭、三節棍等“軟兵器”,他的學生則手持福建一帶特有的“藤盾”,林昌湘說,藤盾輕便且水陸兩用,在多雨的大陸南方比木盾輕便,刀、槍等硬兵器對上軟質藤盾無用武之地,但軟兵器反而可突破盾牌的保護。
  而狀似抓癢“不求人”的“虎爪”又稱“爪子棒”,可攻擊敵人手腕、膝蓋、頸部等要害。槍、棍的使用招式,也可隨著對戰環境不同靈活運用,超乎一般人想象。
  林本源園邸園長吳柏勛表示,12月13日下午2點,林昌湘會再次到林園內,示範精彩的螳螂拳,喜愛武術朋友不要錯過。  (原標題:武術家示範招式 兵器貌似抓癢“不求人”(圖))
繼續閱讀

群體食物中毒86人醫院治療


  ○東莞
  新快報訊 記者王永強報道 據東莞市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昨天通報,該市發生了一起群體性食物中毒事件。
  據悉,昨天上午10時,東莞市食安辦接到厚街鎮食安辦報告:東莞三星視界有限公司發生部分員工餐後不適事件。
  前晚8時左右,東莞三星視界有限公司有個別員工出現嘔吐、腹瀉、頭暈等癥狀,昨日凌晨出現類似癥狀的員工逐漸增加,有關員工經廠方醫療人員初步診治後,於早上9時左右統一到厚街醫院就診,截至昨日下午3時30分,共有86名員工到厚街醫院就診,主要的癥狀表現為嘔吐、腹瀉、頭暈等,癥狀較為輕微,無病危病重報告。截至27日下午5時,全部就診員工經補液治療後均已出院。
  另據瞭解,最近3天東莞已先後發生了3宗和食品問題有關的事件,均為企業和學校食堂。其中,前晚塘廈鎮一中學食堂發生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約20名學生因腹泄、嘔吐住院治療,衛生和疾控部門初步診斷為集體性腸炎。  (原標題:群體食物中毒86人醫院治療)
繼續閱讀

大型宣傳欄目《檢察之窗》上線播出


  才東
   圖為《檢察之窗》節目播出畫面
  本報訊(才東)以宣傳檢察工作特色亮點為主要內容的大型檢察宣傳欄目《檢察之窗》,11月16日起在全國遠程教育專用頻道(中央播出平臺)每周日上午9:00至9:30正式播出,同時該節目在中組部共產黨員網同步播出。
  全國遠程教育專用頻道(中央播出平臺),是由中共中央組織部牽頭建成的一個為中央有關部門向農村基層黨員幹部群眾宣傳貫徹各項政策措施和實施教育培訓的重要平臺。目前該頻道已建成各級播出平臺和基本覆蓋全國鄉鎮、村的70多萬個終端站點,對宣傳黨和國家各項方針政策、法律法規,教育廣大黨員幹部群眾,起到了巨大的促進作用。
  受最高檢政治部委托,由最高檢影視中心製作的《檢察之窗》節目,秉承“點滴記錄中國法治進程”的理念,以講故事的形式,從法律的視角對典型案件和檢察人物進行深度解讀,內容主要包括最高檢近年來評選出的精品案例、青少年犯罪典型案例、優秀檢察官和模範檢察院事跡等。節目時長30分鐘,以片頭、導視、主持人評述和案件紀錄、採訪五部分組成。目前欄目組人員已分別深入河南、黑龍江、遼寧、浙江、安徽、四川、山東等地進行採訪拍攝,共製作《留守之殤》等節目9期。  (原標題:大型宣傳欄目《檢察之窗》上線播出)
繼續閱讀

永興水庫移民養殖鋪就致富路


  紅網11月4日訊(通訊員 曾翔 李薈)“去年養了20箱蜂,今年就發展到了30多箱,每年養蜂的收入就夠維持一家的開支呢。”11月3日,筆者走進永興縣龍形市田灣村,60多歲的李遠漢樂呵呵地說。原來,他選擇把蜂窩安在了花草較多的青山壠庫區山林中,在悉心照料下,如今蜜蜂繁殖甚好,年產蜜約300斤。去年以來,該縣移民部門大力扶持移民產業開發,為部分移民種養殖戶免費提供了一批幼蜂,李遠漢就是其中一個受益者。
  李遠漢是永興縣青山壠水庫移民,自2010年起開始發展養殖業,在養蜂、養羊、養牛等方面有一定的規模和成效。去年年底,加入了移民種養殖專業合作社。現如今,他的養殖規模不斷擴大,不僅在養羊蜂面小有規模,還養了約150頭羊,200只鴨子,1000尾魚等禽畜、水產,已經從一個基地擴大到兩個基地,在筆者走訪他的養殖基地時,他介紹:“這是總廠,那邊還有一個分廠,我家兒子和女婿也都加入了我的養殖廠呢!”目前,養殖業每年能增收6-10萬元,僅養蜂這一項收入就達3萬元。
  據瞭解,為幫助移民增收致富,永興縣移民部門每年都免費提供種苗、禽畜、農具,扶持移民合作社等方式引導扶持移民產業發展,促進移民就業和增產增收。今年,先後向移民免費提供冰糖橙、梨樹、桃樹等果樹苗2000餘棵,引導移民新種植冰糖橙、梨樹等果樹1000餘畝;並且根據實際情況,向個別移民戶提供了一些幼蜂、幼羊、魚苗等禽畜、水產。同時,為提高移民種養殖技能,縣移民每年還組織開展就業技能培訓,今年,組織開展了2期實用技術培訓班、1期移民就業技能培訓班。如今,在李遠漢的帶動下,現在越來越多的移民戶從事種養殖業,並且紛紛加入了移民種養殖專業合作社。  (原標題:永興水庫移民養殖鋪就致富路)
繼續閱讀

火車票丟失要全額補票 旅客起訴鐵路部門獲勝


  長沙旅客何奎乘坐武廣高鐵時,不慎丟了車票。出站時他出示身份證、12306短信和郵件信息證明已購票,但仍被告知,按照鐵路部門明文規定要全額補票。為此,他將鐵路部門告上法庭,法院一審判決鐵路部門退還其補票票款。
  4月1日,律師何奎通過12306網站,購買了一張4月2日從武漢到長沙的G1003次列車票,票價164.50元,並收到12306確認購票的郵件及短信。到達長沙火車南站出站時,何奎發現火車票不見了。
  何奎掏出手機向火車站工作人員出示12306短信和郵件信息,證明自己是買票上的車,“檢票人員說上述信息都沒用,不符合鐵路部門規定,必須憑紙質車票才可出站。”何奎說,最後他只好重新購買一張武漢到長沙高鐵票,還支付了2元手續費。今年4月,何奎將廣鐵集團起訴至長沙鐵路運輸法院,要求廣鐵集團退還補票的164.5元錢和2元手續費,要求被告象徵性賠償1元錢。
  10月19日,法院一審判決,何奎提供的12306網站短信、銀行對賬單及到站所補車票,足以證明其購票、乘車事實。法院要求被告返還何奎補票款164.50元。何奎未盡妥善保管車票義務,給檢票人員增加工作成本,不支持退還2元補票手續費和索賠1元的訴訟請求。
  鐵老大“霸王條款”還有:普通列車火車票退票、改簽須在開車前辦理,也就是說如果趕不上火車,車票將作廢;沒座位和有座位火車票價格一樣服務不一樣,顯失公平;火車票中有2%屬強制保險費,保險額為每人兩萬元。由於購票價格不一樣,在支付不同金額保費情形下,遭遇意外傷害卻同等適用兩萬元賠償顯然不合理。據《法治周末》  (原標題:火車票丟失要全額補票 旅客起訴鐵路部門獲勝)
繼續閱讀

湖南將出台社會扶貧指導文件 企業該成扶貧生力軍


  
  (10月17日下午,湖南省社會扶貧工作座談會在長沙召開。)
  紅網長沙10月17日訊(記者 黎鑫)企業作為現代市場主體,是經濟發展的主力軍,也應該成為社會扶貧的生力軍。17日下午,湖南召開全省社會扶貧工作座談會,湖南省副省長何報翔呼籲,以企業為代表的各類社會主體要弘揚中華民族扶貧濟困的傳統美德,按照自己能力為他人、社會和困難群體提供扶助。
  1994年,國家實施“八七”扶貧攻堅計劃以來,湖南便開始有組織、有計劃地開展社會扶貧工作,20年來,全省社會扶貧投入資金達到260億元以上,支持發展了一批產業,建設了一批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促進了一批貧困村和貧困群眾脫貧致富。湖南社會扶貧工作呈現出主體多元、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等特點。
  何報翔指出,新形勢下,社會扶貧的作用和地位越加凸顯,社會力量參與扶貧開發,最大的優勢是可以圍繞市場做文章,幫助貧困地區開發資源、培育產業和發展經濟。尤其是企業,進入貧困地區就會逐步營造出濃厚的商品生產、市場經濟氛圍,這對激發貧困地區市場活力、促進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至關重要。
  何報翔說,貧困地區雖然總體發展水平相對低下,但是這些地區地域遼闊,勞動力資源、自然資源和人文資源豐富,無論工業發展、產業開發還是市場需求都具有巨大潛力和廣闊空間。企業要謀求發展,就應該用前瞻戰略眼光去謀劃和占據這些高地,把貧困地區獨有的特色資源開發出來,走“你無我有、你有我精、你精我特”的市場發展路子,為企業增添可充分發掘、可持續發展的動力。
  何報翔要求,各部門尤其是扶貧部門要深入實際調查研究,梳理總結社會各界參與扶貧開發的好做法、好經驗,建立健全全部門協調機制,形成合力推進社會扶貧工作。要充分利用扶貧對象識別及建檔立卡工作成果,建立健全全省農村貧困人口、貧困村信息平臺,為社會提供全面、準確、真實、透明的信息源。同時,湖南省正在研究出台關於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扶貧開發的指導性文件,從總體要求、創新方式、完善政策、加強保障等方面予以明確和規範,進一步健全完善激勵支持社會扶貧的機制和措施。  (原標題:湖南將出台社會扶貧指導文件 企業該成扶貧生力軍)
繼續閱讀

神州租車在港上市燒錢七載一朝滿血


  在7年奮鬥後,神州租車9月19日正式在港掛牌,成為中國汽車租賃第一股。
  9月19日,神州租車在香港上市,報收10.96港元,漲幅為28.94%。由於當日恰逢阿裡巴巴赴美IPO及iPhone 6正式發佈,關於神州租車的消息並不如前兩者吸引眼球。
  “沒有躲開,碰到一起了。”神州租車董事長陸正耀笑言。不過,阿裡巴巴巨大的“吸金”能力並沒有對神州租車產生影響,神州獲得了散戶200倍、機構100倍的超額認購。
  神州租車成立於2007年,經過7年的發展登陸資本市場,期間一波三折。與阿裡巴巴的上市地點選擇路徑相反,2012年,該公司曾有意赴美上市,終因資本市場狀況不佳、估值不理想而放棄。直至2014年上半年,才決定尋求在港上市。
  新京報記者 劉夏 北京報道
  曾經“錯過”納斯達克
  2012年4月25日,神州租車緊急決定暫停IPO。這一天本該是公司登陸美國納斯達克的日子。
  當時官方給出的解釋是,“中概股負面頻出,陸續退市的情況下,美國投資人很難對中國謀求上市的企業給出一個公允、合理的價格”。
  2014年9月19日,神州租車正式在港掛牌,成為中國汽車租賃第一股。當天報收10.96港元,漲幅為28.94%。
  “選擇香港市場,是董事會綜合考慮決定,從投資者結構來看,更加方便管理。同時,港股投資者更加瞭解中國市場商業模式。”陸正耀表示。
  根據其招股書,2011年、2012年、2013年總收入逐年遞增,分別為8.19億元、16.09億元,27.02億元;凈虧損卻對應擴大,分別為1.51億元、1.32億元、2.23億元。而在2014年上半年,其突然實現了2.18億元凈利潤。
  陸正耀表示,之所以拖到今年9月份才上市,一定程度上就是為了等待一份漂亮的財報。
  實際上,早在2014年6月份,神州租車就已經提交了IPO招股書,準備在港交所上市。但按照當時的財務數據,財務區間內凈利潤為負數。第一季度、第二季度過去,神州租車終於拿到一份盈利2.18億元的半年報,再等到7、8月份投資人放假回來,才實現順利掛牌。
  “重資產”租車迎來血站
  神州租車在本次IPO交易中計劃發行4.263億股股票,不考慮超額配售,首次公開發行募集資金凈額達34.49億港元。
  由於IPO啟動後,聯席全球協調人已悉數行使15%超額配股權,涉及6395.1萬股股份,每股作價8.5元,神州額外獲得了5.27億港元,合計約40億港元。
  據悉,本次IPO集資凈額中,65%將用於採購新車,約19%用於償還銀行貸款,約10%用於新產品開發,其餘用於補充運營資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神州租車“重資產”的模式終於迎來了血站補給。
  資料顯示,2011年、2012年、2013年,神州租車車隊總規模擴張迅速,從25845萬輛、41043萬輛增至53022萬輛。神州租車購車成本在過去三年一直維持在17億元以上。
  神州的模式可概括為依靠債務發展壯大,截至2014年6月30日,神州租車的未償還債務達到42億元,而流動負債凈額超過7.3億元。其中59.8%的借款為需一年內或按照要求償還的短期借款,主要用於購買汽車。
  神州租車此前向美國證監會申報的文件顯示,2010年底其資產負債率高達91.2%,2011年底其資產負債率高達95.4%。
  記者查詢最新招股書發現,截至2014年6月30日,神州租車資產負債率約在70%,相比前幾年已大幅收窄,“危險繫數”降低。
  聯想系第6個成員
  2010年9月15日,聯想控股與神州租車共同宣佈,聯想控股以“股權+債權”的形式,向神州租車註資現金12億元人民幣。
  聯想投資總裁朱立南親自操刀,斥資12億元控股神州租車,神州租車也由此成為了“聯想系”的第六個成員。“聯想系”的前五家核心成員企業為:聯想集團、神州數碼、聯想投資、弘毅投資、融科智地。
  2008-2010年,正是神州租車最困難的一段時期。恰逢金融危機,“重資產”的神州卻融不到錢,君聯資本(前身是聯想投資)董事總經理劉二海提出了股權+債務融資的想法,陸正耀只思考了幾秒鐘就答應了。
  “聯想不是單純的財務投資,是戰略投資方。”陸正耀表示,這些年裡,聯想在中國本土資源、企業文化建設管理經驗,以及銀行和信貸方面都給予很大支持。
  但他仍強調稱,神州租車與聯想旗下早期企業,如聯想電腦、神州數碼等不同,不以聯想控股為主導,還是非常“獨立和市場化”的。
  在聯想控股入主神州租車後,神州又接連配置了華平資本作為財務投資人,以及引入國際租車巨頭赫茲租車的戰略投資。“華平是全球性的基金,擁有全球化資源和資本市場影響力。赫茲租車具備行業經驗。”
  僅計算聯想的12億元人民幣、華平透過Amber Gem投資的2億美元、赫茲投資的1億美元,神州共吞下超過30億元人民幣。隨著神州租車成功上市,上述投資方亦如釋重負。
  神州不會是一家單純租車公司
  與近來頗為紅火的智能租賃模式相比,神州租車常常被戴上“傳統”的帽子。前不久,一家名為PP租車的P2P模式租車公司甚至公開叫板,要在一年內平臺交易金額上趕超神州。
  記者在同一些智能用車創業者交流中發現,他們將神州視為顛覆的對象,認為後者所代表的是過去的汽車租賃模式,重金購置車隊、體型龐大。而互聯網調度可以替代一個個線下的租車網點。
  “顛覆不是用來嘴上說的。”陸正耀對此頗為不屑,“神州無論從資金、團隊、技術、品牌、客戶等積累上,都占據領先優勢。”
  他還告訴新京報記者,新興的各種租車模式並沒有動搖神州的領先地位,只是替代了原先一部分的出租車出行。其招股書數據在一定程度上證實了該說法,在2014年上半年,神州租車短租平均天數為3.9天。
  陸正耀表示,他已經在密切關註一號專車、滴滴專車等互聯網時代新的商業模式,等待政府態度及合適的進入時機。
  不與現有法規衝突,穩健發展一直是神州的策略,在2011年3月份,神州曾率先取消旗下處於模糊地帶的代駕業務,在一嗨等同行仍痴迷於代駕帶來的巨大市場空間時,將了對手一軍。
  “神州不會是一家單純的租車公司。”陸正耀稱,汽車服務市場很大,神州不想只做租車。將會整合產業鏈上下游,尋求有利的位置。
  目前,神州租車已經將英文名字由China Auto Rental Inc改成“CAR”,就是想要淡化租車色彩。而其二手車業務正在蓬勃發展,據財報數據,在2011年其二手車銷售收入僅占比5.3%,到2014年上半年已經到了25.8%。  (原標題:神州租車在港上市燒錢七載一朝滿血)
繼續閱讀

抓了108個賊


  實習生 王競帆《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24日10版)
  往往是正在做飯的時候,潘海豐接到老伴兒孔凡孝的電話:“中午不回去吃飯了,正追著一個呢!”
  讓56歲的孔凡孝“追”得連飯都顧不上吃的,準是小偷。早些年,他家附近的南大街,一到禮拜六日每天能丟十多輛車,而自從孔凡孝2004年成為北京市房山公安分局城關派出所治安協管員以來,10年裡抓了108個賊。
  “南大街一條街全給抓乾凈了”,孔凡孝大手一揮,亮嗓門響堂堂地說。
  最多的時候,他一個月抓14個賊,“抓賊”已經成了他的愛好,每回發現一個“獵物”,心跳“騰騰的”——“倒不是害怕,”孔凡孝不好意思地說,“就是心想啊,可發現你了!”
  草帽、墨鏡、手銬、催淚瓦斯,這是孔凡孝抓賊的標配。而每回抓賊都是鬥智鬥勇的過程。
  有時候在街上巡邏,看見街對面的或是四五米外的小偷,他招呼好同事策應,扶正墨鏡,壓低草帽,調整呼吸,裝成路人靠近小偷,出其不意地“摟脖子、薅衣領”,或者是直接“撲上去”,如果沒控制住人跑了,得趕緊追,最多一次“追出去二三里地”。
  抓賊抓得多了,他還使詐,舉著手銬大喊“再跑我就開槍了!”小偷一回頭,他就噴催淚瓦斯。當然也有風險,有一次沖得太猛,催淚瓦斯拂到了自己眼睛,同事趕到的時候,看到孔凡孝抹著眼淚,正跟蹲在地上、被銬住的小偷吹牛“還跑!咱這可是百米冠軍呢!”
  之前開出租拖垮了身體,所以剛開始抓賊的時候孔凡孝總感覺胳膊疼。為了鍛煉力量,他買了握力器、啞鈴。16斤的啞鈴,早晚各40下;再加上每天巡邏上午8里地,下午8里地,晚飯後爬山。這麼堅持著,有一次在街上孔凡孝一把攥住一個貼小廣告的,後來隔了兩三條街又看見這人的時候,小伙子還在一直揉搓自己手腕子。
  他找來一部叫《跟蹤》的港劇,跟裡邊兒的警察學習跟蹤技術。準備了墨鏡、十幾頂不同風格的帽子,每天上午下午要換不同的襯衫、褲子,既是防止被小偷認出來,也是保護自己安全。
  不過,要說起孔凡孝抓小偷的“秘密武器”,還得數他超乎常人的“直覺”。冷飲攤的老闆說:“這個人眼睛是真毒。”很多時候倆人正聊著天,孔凡孝就看出了那個不給電蹬電動車的“形跡可疑”、那個踹人家三輪車屁股的“有問題”、這個逆行推車過來的老頭“不正常”、這個假裝打電話的和旁邊靠著電線桿子的“絕對是一伙”……
  “琢磨多了自然就會了。”孔凡孝撓撓頭髮,額頭、兩頰的皺紋褶起來,“小偷哪跟平常人一樣,看人看車都是用瞟的,表情都特別嚴肅,行為舉止也鬼鬼祟祟的。他就是站在街對面,我看個輪廓也能把他認出來。”
  2009年春節入室盜竊鬧凶了,小偷幾乎是每天晚上扒一戶,半個月愣是沒抓著。於是領導把孔凡孝調到夜班。
  第三天晚上,孔凡孝和巡邏小組巡邏到一個小區的時候,看見三個年輕人從小區里走出來,“一個穿白運動鞋,另兩個穿黑的。”幾乎是一眼,孔凡孝就確定了這三個人“有問題”,還記住了各自的外貌特征,於是跟組裡同事分頭盯梢,果不其然,不一會兒小偷開始爬樓入戶。雖然最終驚動了小偷沒有抓到現行,可是領導說,那是最終抓到小偷之前“唯一沒有人報案的一晚”。
  “你要是孫悟空就好了!”局裡領導調侃他說,“你一吹,這兒一個那兒一個都是老孔!”
  孔凡孝膽子也大。“追小偷的時候,什麼都不想,哪顧得上。”孔凡孝眯起來的眼睛聚著光。
  最危險的一回,歹徒扎完人跑了,孔凡孝還是追上去,一把緊緊攥住拿刀劈過來的手,又是一通撕拉扭拽才和同事們合力制服了歹徒。“我不擔心,”潘海豐抱著剛剛5個月大的孫女笑著說,“他每回抓小偷都向我彙報,肯定是抓到了,高興呀,這不是為民除害嘛!”
  一個早些年廠子發的扉頁寫著“國家興亡,匹夫有則(責)”的小本上,記錄著他的“抓賊日記”,從2006年的8月3日到今年6月20日,上面已經有108個記錄。
  這裡邊兒有和他年紀相仿的老賊,也有二十八九的年輕人;有流竄過來的飛賊,也有盤踞當地11年的慣犯;有男賊有女賊,有新手還有熟人,有搭伙作案的也有全家人出動的。在2011年被評為“平安房山之星”的頒獎典禮上,孔凡孝發言說:“有一部電影叫《天下無賊》,我沒那麼大能耐,我就希望房山無賊。”
  “如果有一天真的‘天下無賊’了呢?”“那多好!不需要這些防盜門、護欄了,國家得省多少錢!”他開玩笑說,“可是啊,從古至今,這些傻子就沒絕過!”
  說起來,雖然身為“抓賊達人”,孔凡孝自己也不是沒有被偷過。那個時候家裡艱難,女兒剛上小學,母親卧病在床,妻子生病在家,一大早發現丟了自行車,看著妻子和女兒在樓道里“急得哭”,孔凡孝說自己真是恨吶。
  從那個時候他就想著,“人們的笑臉多好啊!再也不願意看見丟車人痛苦的臉。”  (原標題:抓了108個賊)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